<delect id="r1n5j"></delect>

<delect id="r1n5j"><track id="r1n5j"><delect id="r1n5j"></delect></track></delect>

        新聞

        董嫻丨勇于嘗試,找到不同的自己——人聲的無限可能

        日期:2020/06/02  點擊:549 次

        我覺得人的嗓音有很大的潛能,在這方面我勇于嘗試,以發掘自己更多的可能性。—— 白族女高音歌唱家 董嫻

        昆明是座清寧而從容的城市,近2400 年的歷史賦予了她雅致的人文色彩。白族花腔女高音歌唱家董嫻生于斯,長于斯,這座城市閑適安然的氣質,深深地刻在了她的骨子里。女人的不惑之年正是風華正茂的時刻,但董嫻的裝扮卻顯得非常沉靜,她衣著內斂,清雅中透露著落落大方——隨性自在的董嫻,作為一名入行30余年,音樂生涯獲獎無數的青年女高音歌唱家,她有她的才華橫溢,也有她的與眾不同。

        董嫻

        白族女高音歌唱家/云南省音協會員/中國青年歌唱家學術委員會云南委員/云南省青少年音樂協會理事/昆明市聲樂協會會員;先后畢業于云南藝術學院附中音樂班、中國音樂學院聲樂表演專業;曾在北京舉辦個人音樂會/多次榮獲國家、省市級聲樂比賽獎項/多次代表云南省出訪多國及港澳地區進行演唱。

         


         

        一個人的成長自然離不開家庭的熏陶,這也可視為一種文化的傳承。董嫻出生于云南昆明,父親為白族——這個能歌善舞的民族的血脈,或許給董嫻帶來了與生俱來對音樂的親近感。董嫻出生在一個幸福的家庭,父母恩愛,家人和睦。她的父親曾是一名文工團負責人,藝術愛好非常廣泛:“父親是我見過的最有才華的人之一。他本身是一位非常優秀的竹笛演奏家,記得六七十年代的時候,中央廣播電臺就曾幾次到昆明,錄制父親演奏的竹笛聲作為他們播出的音樂。”提起自己的父親,董嫻滿眼都是崇拜,她接著說道:“而且我父親文采也很出眾,他在部隊還會創作小品、音樂等文藝作品,所以我后來進行歌詞創作,也是受到了他的影響。”
        在部隊大院度過的兒時時光,使董嫻的童年常與舞臺相伴,每逢大禮堂里有演出舉辦,她小小的身影便在觀眾席和后臺竄來竄去。這段耳濡目染的日子,使年幼的她對臺前臺后的種種了然于心,給了董嫻今后的藝術道路一個良好的開端:“父親部隊有一個小樂隊,有一次樂隊在臺上擔任舞會伴奏,有人就提議讓我也上臺試試,因為從小就被人夸唱歌好聽,所以我倒也不怯場,站上去唱了個《世上只有媽媽好》——那是我的第一次演出,大人們在臺下跳交誼舞,我在臺上唱兒歌,自那之后我對唱歌的想法就更堅定了。

        在升入春城小學后,天資聰穎的董嫻展露出了卓越的學習天賦,備受老師們的喜愛。不僅文化課成績優異,尤其是她與生俱來的優質嗓音條件,加上對歌唱濃厚的興趣,讓年少的董嫻在同齡學生中出類拔萃。她對唱歌這件事陷入了深深的癡迷,同學們經常在樓道里、操場上,甚至課堂上聽到董嫻的歌聲:“那時候 就連上課我也忍不住想唱歌。”董嫻笑著說,“可能就是這份小時候的專注,讓我走上了音樂這條路,其他事雖然也可以做好,但對歌唱的興趣是最強烈的。”在父母的鼓勵下,14歲的董嫻以云南省第二名的成績,考上了云南藝術學院附中的音樂班,正式開始系統性的學習聲樂藝術。數年后,董嫻考取了中國音樂學院,前往北京繼續深造,師從著名男中音歌唱家、碩士研究生導師、聲樂歌劇系的馬金泉教授。這位博學善思的老師一聽到董嫻的歌聲,便看出了這個女孩的潛質,愛才的他建議董嫻走“花腔女高音”的路子。在具體的教學實踐中,馬金泉教授對董嫻要求十分嚴厲,他以其精深的專業水準引領著年輕的董嫻在女高音道路上步步前行:“能唱花腔女高音的人比較少,因為技術性要求很高,馬老師覺得我可以做到,還讓我練習了許多高難度歌曲。”董嫻說,“老師拿譜給我的時候,我一翻就驚訝了:難道要唱十多頁的意大利語嗎?而且還得當著那么多專家唱......那段時間我的心理壓力實在太大了,每次在琴房里練習,自己唱一段就得哭一會兒。”

        嚴師出大器。2004年,董嫻在中國音樂學院舉辦了“董嫻抒情花腔女高音獨唱音樂會”,出色地完成了她在舞臺上的個人處女秀,更以此表白對馬金泉等導師們的感恩之心。芳華正茂的董嫻以嫻熟的花腔技巧,透徹的作品理解,迸發青春氣息的舒放歌聲,獲得了在場嘉賓與系里師生們的一致好評。


        自05年回到昆明后,董嫻并沒有局限于學校里接受的美聲唱法,她對歌唱沒有門戶之見,古典、流行、民族等音樂類型樣樣涉獵,且在各種風格中都表現突出。她聲歌煥彩,多次榮獲國家、省市級聲樂比賽獎項,多次代表云南省出訪多國及港澳地區進行演唱,在省市高校內外的各級多類專業藝術、音藝教育演出、賽事等現場,常年活躍著董嫻的身影,飛揚著她的輕歌玉音。觀眾自然對這位形象出眾、嗓音動聽的新生代女高音青睞有加,董嫻的芳名迅速蜚聲歌壇。


        董嫻喜歡寧靜、健康的生活方式,閑暇時光的她喜歡園藝、健身和繪畫。鏡頭中她在親手打造的花園中不緊不慢的身影,有一種時光沉淀下來的平和之美。 
        談到對未來的設想,董嫻說:“我是自由隨性的人,沒有太大的抱負,能為人們唱歌是我從小的夢想,也是我幸福感的源頭。” 走訪過大大小小的國家,董嫻的閱歷自然也非常豐富。臺上的她自如地揮灑歌聲,臺下的她獨處時內斂沉靜,對朋友們熱情以不驕不躁不將就,現在的她內心充盈,對生活抱有無限的感恩之心。就像董嫻所說:“我就是為歌唱而生的,唱歌對我而言,就是一件非常純粹的事情。” 這句話恰如其分地概括了她的其人其樂。于她而言,音樂就像 DNA 一樣不可或缺,為此董嫻全情投入每一次演唱,力圖將樂譜上的音符轉化為活生生的樂音?;蛟S正是對音樂的這份真誠,才讓她成為了出類拔萃的女高音歌唱家。


        董嫻老師可以給年輕的聲樂學習者們分享一些演唱技巧嗎?

        在女高音范疇里,花腔女高音對技術性要求非常高。比如有一類歌曲既要求跳躍花腔,又具有非常密集的音程,這就比較棘手,因為兩者練習方式不一樣。我自己雖然擅長較古典的花腔唱法,但依舊需要不斷地練習和鞏固。花腔女高音來自歐洲,不是中國土生土長的東西,這類作品的演唱技巧還是得老師親自實踐過,才能教給學生。在我10多歲時,領我進門的張艷梅老師是女高音,但她主攻民族聲樂領域;我的另一位聲樂導師是已經去世多年的楊戈教授——張艷梅老師也是他的學生,楊老師的教學方法非常好,但他也沒有讓我練過花腔;后來遇到的馬金泉老師則給我安排了很多這類作品的練習,但他是男中音,不能親自演唱示范,只能自己摸索領悟……我覺得可能得等(學習者)18歲嗓音完全變聲后,有一定歌唱基礎才能勝任這樣的作品吧。首先是【慢練習】。在你的氣息能夠支持和允許的范圍內,非常慢地練習,一定要把這個音程給唱準了,比如“哈利路亞……”,在你氣息能堅持的最長范圍內,把它慢慢練好,然后再加快速度。如果加速后又不準了,你就得折回頭來再慢練,但氣息一定要管好。還有很靈巧的那種花腔,就需要控制好自己的喉部肌肉和氣息,這非常講究聲帶和氣息配合,因為只有歌唱的瞬間它們配合得非常精準,才能唱得上去。同時花腔的練習方式和個人先天嗓音條件也有關,有的花腔女高音天生就能唱很高,非常好聽,像吳碧霞老師,她唱歌的時候就像一個輕巧的百靈鳥。你天生的條件擺在那兒,加上你日積月累的技術,還有不斷地勇于嘗試高音,敢唱才有爆發力。



        董嫻老師能駕馭多種音樂風格,對此有什么心得嗎?

         畢業回到云南后,很多作曲老師通過比賽認識了我,就提議希望我來演唱他們的作品。但老師們不一定會根據我的唱法來專門打造歌曲,對作曲老師而言,歌者在學校里學的聲音并不是他所真正需要的,所以他們會寫一些流行、民歌、原生態等風格的作品讓我演唱,啟發我發現自己的可塑性。和各種風格的作曲家合作后,我漸漸知道怎樣去調整自己的音色,來適應那些多風格的歌曲,所以現在美聲、流行、民歌、原生態甚至童聲我都能唱。其實可能有一些老師們會反對這樣(風格跳躍),覺得你不能超出學院派的標準,否則你就是不規范……我現在可能顛覆了他們的想法。我覺得歌手不能只有一個音色,因為人的嗓音有很大潛能,如果沒有用心去發掘,那就只會唱一種聲音。有人會問了,幾種風格共存會不會“打架”?我覺得那是在初期才會出現的問題,在你反復熟悉它,形成一個固有意識之后,就能把這些風格固定住了。這也就是書上說的“1萬小時定律”:無論什么事,只要訓練的時長達到1萬小時,那你肯定能在這方面成為大師級。所以駕馭多種風格,是源于我的累積,源于我的勇于嘗試,有的人一看譜子就說“老師我不是這個聲部的,我唱不了”,我相對就比較靈活,這方面我愿意嘗試。


        您擔任了云南省原創音樂劇《鄭和與?!返呐鹘?,可以分享一些有趣的經歷嗎?



        我個人對演戲挺感興趣的。這是一個音樂劇,不是唱一首歌這么簡單的,所以我在面試前做了一些準備,除了歌曲,還專門學了一段新疆舞——因為那個時候年輕嘛,性格更活潑、更放得開,新疆舞比較適合我的性格。面試在昆明市民族歌舞劇院舉行,主考官有劇院的領導,還有負責這部劇作曲的國家一級作曲家,萬里老師。當時主要考了唱跳和表演功底,因為我在北京音樂學院就是學音樂表演專業的嘛,所以對戲劇表演還算熟悉。綜合下來后,可能老師們覺得我的形象、聲音、氣質比較符合,就讓我演“公主”這個角色。《鄭和與?!访鑼懙氖青嵑吐暑I船隊下西洋途中發生的一些事情。作曲家萬里老師擅長用我們云南本土民族性的元素,交融一些現代流行的東西,所以我也有機會接觸了許多帶有紅河州音樂色彩的歌曲。這些作品被萬里老師結合得很好,雖然是讓我飾演的海島國家公主一角來唱,但不能簡單的把歌曲稱為“島國音樂”或“云南音樂”,它的內容新穎而又豐富,無法具體歸類,但它就有云南的這個元素在里面。當時劇組在滇池旁的福保文化村包了一個小院子,大家吃住和排練都在那兒,閑暇時間還會交流音樂。我因此結識了很多非常不錯的演員,比如“女王”的扮演者龔婷,還有黃紹成先生和李軍先生兩位男主角。劇組里還發生了很多有趣的事情。那時我身材圓圓的,從來不知道有減肥這個概念,但是周圍的演員都比較注意這方面,還會提醒我演“公主”角色要瘦一點,我一加菜大家就說公主不能這樣吃。我第一次明白自己作為一個演員,該注意形象管理了(笑)。有時舞臺上會有突發狀況,比如說張繼心飾演的角色發型有劉海,但劉??偸撬聛碛绊懷輵?,所以她跟王子演感情戲的時候,說一句“王子”就“呼”地吹一下劉海,王子都快笑場了(笑)……那時我還很年輕,剛從北京回昆明,可以與那么多同齡的年輕人在一塊兒演戲,對我來說真的很有意義,至今依舊非常難忘。

        您有什么能給聲樂學習者的建議嗎?

        現在這個時代的高中生很有主見,知道自己要選擇哪條路,目的很明確,就是想考上音樂學院,從事專業的音樂工作。所以他們對樂器、樂理、視唱練耳等每一科綜合性音樂系統課程,都能沉下心去學;社會上也有一些喜歡唱歌的朋友,他們對音樂的熱愛很純粹,我能感覺到他對音樂的熱情,但他們不是特別注重除歌唱外的其他音樂綜合知識。我覺得,喜歡唱歌就是一個人最好的動力。只要熱愛唱歌,進入歌唱的世界,你前面的門就擁有不一樣的光亮,生活的色彩在對你敞開,無論是初學者,還是社會上學習唱歌的朋友,你只有發戶內心的喜歡音樂,才能感覺到門背后那不一樣的光。對于想要考試的同學,如果只是抱著試試的態度,你會發現自己根本不適合走“歌唱”這條路。因為你要學習不同的語言,學習鋼琴,學習樂理,學習曲式……這并不簡單。在音樂學院每年有一兩百人畢業,但畢業十年以后還在舞臺上的可能只有那么一兩個人,因為很多人并不是真的熱愛,只是把音樂當做一條自己的后路。對于社會上喜歡歌唱的朋友,我建議他們不要抱有太多雜念,不要想著通過唱得好來凸顯自己,畢竟歌唱就是一件很單純的事情。


        工作之余您有什么興趣愛好?
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   有,現在我的生活每天都很規律,早上學意大利語和英語,還要練聲、開嗓,之后就做我的愛好——種花,花園里的花都是我親手種下的,所以我的雙手與年齡極不相符,朋友說我這手得有60多歲了吧(笑)。除了種花養草,我有空還會畫水彩畫,作品也沒什么深刻含義,就畫鮮花、可愛的小動物等漂亮的東西,因為自己就是喜歡這些跟“”有關的事物。我還有一個愛好,演戲。我有朋友是話劇界的,他們一些小劇場演出會請我去,我也特別愿意參加,比如前年有個劇本朗誦劇《收信快樂》,我扮演劇里一個悲劇性的人物,故事很有意思,是兩個演員為解釋一封信

        40一50一60老女人毛片,4438XX亚洲最大五色丁香,4438全网最大丁香五月,4438婷婷丁香五月天,4444 在线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