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elect id="r1n5j"></delect>

<delect id="r1n5j"><track id="r1n5j"><delect id="r1n5j"></delect></track></delect>

        新聞

        鋼琴教育家李兆仁 |一臺鋼琴譜春秋,一片丹心系桃李

        日期:2021/08/13  點擊:255 次
        我要用簡短的話語來總結一下我自己,那么就是八個字“因果不虛,知足長樂。—— 鋼琴教育家 李兆仁

        鐘聲音樂 藝術家專訪鋼琴教育家 李兆仁    © Zhongsheng Music音樂


        在云南的鋼琴界中,只要提到鋼琴教育家李兆仁,不少人都要尊稱他一聲“老師”。在他漫漫的鋼琴人生中,教過多少學生、提點多少學生,早已是數不勝數,但他所教的學生對于這位老師的印象卻并不是“雁過了無痕”,而是深深銘記那一段和李兆仁老師的學琴時光。他以鋼琴教師的身份,表現對鋼琴的無限熱愛,詮釋著“桃李不言下自成蹊”的初心本色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或許就如同他的名字“兆仁”那般——“琴音瑞兆,寬厚仁愛”,深耕云南多年,李兆仁將自己的青春年華和琴音都留在這片無限眷念的土地上,用師德風范和高尚品格為云南乃至全國培育了許多優秀的鋼琴人才。如今他將至耄耋之年,他和所有這個年齡階段的人一樣享受天倫之樂,照顧外孫女、陪伴外孫女,但在和鋼琴相伴的七十余年人生中,他已完成了他的任務——將鋼琴的種子撒播在云南,讓這個遠道而來的西洋樂器,在西南邊陲有了不一樣的云南精彩。




        李兆仁和鋼琴的緣分開始于母親的啟蒙,就如李兆仁在采訪中所說“在云南這樣比較偏遠的省份,從小能夠接觸到鋼琴,直接就是受我母親的影響。”出生于書香世家的李兆仁,由于他母親的學生時代是在上海教會學校度過的,因此他母親便學會了鋼琴。經過一段時間母親的指導后,李兆仁被送到了一個教堂里,跟著一位牧師的太太,專門學習鋼琴。音符流淌出涓涓詩意,琴聲沉淀著清澈的清光,這段兒時學習鋼琴的經歷,或許就是冥冥之中的自有天意,在學習過程中,李兆仁心中燃起了關于鋼琴的星星之火。

        如果說李兆仁的母親是帶領他進入鋼琴世界的引導者,那么來自中央音樂學院的葉俊松就是李兆仁對鋼琴熱愛的促進者。作為云南鋼琴專業教學的奠基人,葉俊松的出現讓李兆仁開始了極其濃墨重彩的鋼琴生涯。在得到葉俊松老師賞識的同時,李兆仁慢慢施展起了身上的鋼琴才華。跟著葉俊松老師學習的歲月里,他不僅僅學到了專業的鋼琴知識,更重要的是,在這段琴音之旅中,李兆仁深受葉俊松的影響,從葉老師身上,李兆仁參透了“身為師范,為人師表”更深層次的含義,頓悟了“教育”二字的核心要領。

         
        李兆仁與母親合影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少年李兆仁與葉俊松合影

        走上鋼琴道路后的人生,李兆仁的生活好一似“一石激起千層浪”,他見到了更加廣闊的世界,走到了更加無垠的天地。他從西南邊陲出發,走進了北京的中央音樂學院,對于當時的李兆仁而言,仿佛是“見到了一個童話世界,好像從井底直接到達了天空。”氣派的王府、敬仰已久的大師、大院的同學……李兆仁在北京的日子里,是極具藝術氛圍和藝術修養的,這些都默默滋養著他的內心和琴藝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1959年的十月,對于李兆仁而言,這是一段極其重要且難以忘懷的記憶,他有幸現場觀看了國慶大典的盛況。在當時,從昆明到北京,那是一段漫長的路,李兆仁不停地轉火車、汽車,途徑沾益、貴陽、武漢,翻山越嶺了一個星期之后,才抵達了心中日夜向往的北京。在這條寫滿民族復興歷史的長安街,李兆仁在此觀看了國慶的游行,見到了許多知名的專家學者和有影響力的人士。



        李兆仁在北京留

        向上觸摸廣闊天空的同時,李兆仁也在向基層延伸。在文化部的安排下,李兆仁到冶金部武漢一冶一中教書育人,接觸工人、了解工人,在那鍛煉了一段時間。但即使在武漢的多年時光里,他也不曾忘記練習鋼琴。暮色流淌,云海搖蕩,總有一段樂音流淌,那是李兆仁在足球場的小琴房練習鋼琴,每日一曲的《黃河協奏曲》,成為那段歲月的主旋律,就算遇上停電,他也要點著馬燈去練習。不忘初心的堅持,不僅拂去他心中浮華的落塵,也讓他化為鋼琴世界中的“癡心人”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從昆明走出去,李兆仁到達北京、武漢,最后又回到昆明,這只西南的紙鳶終于回到故土,開始了云南的藝術生涯。當全社會呈現一派蒸蒸日上之景象時,人民對于藝術的渴望便愈發強烈,這時的云南藝術界急需鋼琴方面的人才,在葉俊松先生的建議下,李兆仁經過了一系列的考核,從武漢調到了昆明師范學院藝術系。而他作為高校教師這一身份的人生故事才剛剛開始。


        李兆仁舊照

        幾十年的從教經歷,讓他對鋼琴教育和生活都有著獨到的見解。學鋼琴,他建議最好是從娃娃抓起,在手指靈活度和記憶力都極為優秀的階段,學鋼琴是事半功倍;當教師,他認為必須要有基本的鋼琴專業知識,并且要持之以恒的不斷更新知識,學無止境,不斷地學習,不斷地提高;論鋼琴,李兆仁在采訪中表示“鋼琴不是一個純粹的腦力勞動,也不是一個純粹的體育運動,而是一個腦力和體力相結合的藝術”;談鋼琴教育,他堅持鋼琴應該作為一種美育教育,以一個平常的心態去面對,而不是淪為攀比的虛榮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心懷對藝術的純潔之愛和敬畏之情,年過七十的他,作為云南省藝術學院的返聘督導,仍然活躍在鋼琴教學中。投身教育幾十載,心系桃李用愛教育,他的學生已經遍布全中國,許多在各自的領域中都頗有建樹,學生高虹、何薇、馮佳音等十幾人在歐美及北京、上海音樂學院任教,楊云燕、趙云藝、袁瀚等分別任省音樂家協會副主席、系主任及專業教師。用心血和真心面對每一位學生,是李兆仁教壇春秋幾十年不變的堅守。


        上圖:2017年昆明蓮花池音樂會師門合影
        下圖:
        李兆仁與學生旅美鋼琴家高虹合影

        藝術之外的李兆仁,多了父親和外公的身份。當李兆仁談及兒童學鋼琴時說道“教育理念上千萬不要功利主義,要給孩子一個寬松的環境,不要去逼孩子,因為有壓力的話,就會產生一種逆反心理,不能放任自流,也不能過于嚴格,應該是恩威并重的。彈琴是個艱辛的過程,好好去講道理,要讓孩子明白努力終有收獲。”面對自己孩子的鋼琴教育,李兆仁便是秉持著這樣的想法,讓孩子從小接觸到鋼琴并樂享其中。在音樂氛圍極好的家庭中,鋼琴成為了李兆仁家中的潤滑劑,調節氣氛、愉悅心情,在音樂的陶冶之下,生活變得美好而充滿藝術情懷,家庭也更加和睦溫馨。


        李兆仁和女兒、外孫女合影
        鋼琴,是世間美的化身;教育,是要用畢生心血去傾注。李兆仁在這兩方面都做到了無愧于心——彈琴時胸懷熱愛,沉浸在詩意的世界,教育時嚴謹認真,不辜負每一聲“老師”。往事都不如煙,而是成為李兆仁琴鍵下的翩翩音符,他的琴音中,有堅持不悔的無言付出,有孤傲如云間鶴的清雅之意,還帶有幾分溫暖滋味。在琴聲中道人生,于人生中品鋼琴,耕耘教壇幾十載,莘莘學子永念師恩,在云南鋼琴界中,他的名字必將長存。



        今年八月有一個大理鋼琴藝術節,您作為大理鋼琴藝術節的執行顧問兼專家評委,對這個比賽有什么期待的地方嗎?


        我對這個比賽寄予很大的期望。因為在將近三十年以前,我們云南舉辦了一屆“阿詩瑪”鋼琴大獎賽。因為我們云南鋼琴專業的教學奠基者葉俊松先生的影響力,全國頂尖的專家們都到云南來。那次比賽云南本土選手占百分之九十,他們很多現在都成了鋼琴教學的中堅力量。而這一次大理的比賽就是將近三十年以后的一次比賽,我覺得規格是超過之前的。中國音樂家協會的鋼琴協會的會長,中央音樂學院的鋼琴系主任,上海音樂學院、星海音樂學院、四川音樂學這些著名音樂學院的專家,都在這個比賽中擔任評委。我期待這個比賽讓我們云南的選手們能夠觀摩到、學習到目前國內甚至國際上的頂尖鋼琴發展的成果,同時也讓外面的專家來了解云南學生的狀態,也發現云南的好苗子。我希望云南的選手們好好表現,為云南增光添彩。


        1991年云南“詩瑪”鋼琴電視大獎賽評委照




        到目前為止,您自己覺得最珍貴的回憶是什么?



        我六十歲的生日在藝術學院的演播廳里舉辦了一個紀念音樂會,用我們院長的話來說,可以說是“盛況空前”。其中最令我感動的有幾個細節,第一個就是,我的一個學生現在是首都師范大學的老師,她從北京專門自己買飛機票過來,為我獨奏了兩首曲子。第二個呢就是我們音樂學院的院長劉曉耕,他原來也是我的學生,他上臺說了一個致辭,讓我非常感動。他回憶學生時代的學琴經歷,我很驚訝那么多年他居然能夠記得我給他上第一節鋼琴課的情景。還有四個學生一起做了一個音頻,把音頻從北京寄到昆明,臨時才播放出來。我的這些學生們回憶到過去的很多細節,我的教學對他們的學琴過程產生了影響,我就覺得這個音樂會讓我感觸很深。


        李兆仁執教三十八周年暨六十壽辰鋼琴音樂會DVD


        上一篇: 下一篇:原創庭院音樂劇《蔡鍔與小鳳仙》演出取消通知

        40一50一60老女人毛片,4438XX亚洲最大五色丁香,4438全网最大丁香五月,4438婷婷丁香五月天,4444 在线播放